今天是 电子图书馆 | 教学资源库 | 电视台网站 | 心灵主页 | 旧版链接 | 校讯通办公 | 校长信箱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国庆长假安排

2019年04月07日 12:42

    第二大题,文言文阅读(22分)

  

    浙江卷:【有篇博文《坐在路边鼓掌的人》,网友3种评论,一是肯定,也想做这种人,二是质疑,如果大家都在路边鼓掌,谁去跑呢,三是觉得两种说法都对,根据这些情况写篇文章。】文章作者是著名的心灵鸡汤作家刘继荣,题目出法则很像北京过去的材料作文,属于材料后面附观点的那种,只不过由于博文选择得太水,直接拉低了题目的档次。就三种观点而言,最不可取的“两种都有道理”这种和稀泥的意见,赞同或反对均可,看考生自己。这样一个中规中矩的题目,令浙江今年无任何特色可言。

    比起“鸡汤”,我们更需要科学

    (四)家校减辍。

    学生:这是跟听讲座学生交流后得到的反馈吗?

    哲学家拿一个苹果给同学们看,说这是我刚从果园摘来的,你们闻到苹果香味了么?有的学生说闻到了。三个学生默不作声。哲学家拿着苹果转了转,一个学生说没闻到,一个摸了摸问这是什么苹果?另一个说我感冒了。最后哲学家把苹果给大家传看,才知道是一个用蜡做的假苹果。

    在陕西师大附中从教24年,带高三毕业班十余届,杨林柯根本想不到自己会出名。今年2月,当他用“一指禅”敲打电脑,花十多个夜晚写下16000余字“万言书”———《这样执著,究竟为什么》的时候,他只是想把心中积存了24年的教育感受跟大家分享。他说,教师的眼里要有“生命”,要有“人”,不能只有“教育”,尽管他曾经猜中过三次高考作文题……“万言书”写好后,他复印了150份,分发给高一五班和八班的“娃”们。

    拥有79位诺贝尔奖得主的哥伦比亚大学招生办执行主任弗达先生曾对我说:“我们有一个非常强烈的信念:无论课内课外,希望学生之间能相互学到许多东西。因此,由有不同生活经历的学生组成的群体能给学校带来巨大的贡献。”所以,他考虑最多的问题是:招收什么样的学生,才“能够帮助学校营造一个学生群体氛围,去更好地完成学校的教育使命”。

    所有已报名参加普通高考的考生

    文章援引“我国高等教育公平问题研究”一文中有关数据表明,中国重点大学农村学生比例自1990年代起不断滑落;北大农村学生所占比例从三成落至一成;清华2010级农村生源仅占17%。

    ?尚武

    须知,任何制度的介入都不可能像极限函数那般无限接近,孩子心底的辍学暗流也并非制度可以察觉。不妨换个视角,在强化“推力”之余,系上“拉力”一同作用。有报道曾指出这样一个细节,5个孩子用“成绩不好、不想读书”这样简单的回答,拒绝了多次上门的老师的复学动员。也就是说,他们“主动”选择辍学,他们反感学校、排斥教育。如此,就出现了制度与辍学之间的“擒纵”拉锯:你几次把我抓回去,我就几次从这里逃出去。

    附特等奖作文《武汉夏天的自画像》全文

    河南工业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刘广明也认为,从目前的自主招生设计来看,各校的自主招生考试与面试对农村学生明显是不公的。

    改革的出发点和归宿,均归于民意,哪里不好就改革哪里,哪里有阻滞就向哪里发力。纲要的3年实践,以民生视角和科学决策为发端,在高举教育惠民旗帜的同时,也悄然改变着中国教育的价值取向。

    对于中国学生来说,法国高考题绝对不好应付。“解释尼采《快乐的科学》的一个节选段落。”、“艺术的必要性是否小于科学?”、“文化是否使人扭曲?”……这是法国高考的第一门,但不是语文课的作文,而是被称为“philo”的哲学作文。这个考试就是给5篇文章、3个问题,学生自选1个问题进行写作。

    但是也有一些不一样的画面。

    一段时间以来,“中学生有三怕:奥数、英文、周树人”成了校园流行语。实际情况是,有些同学有这“三怕”(或其中“一怕”“二怕”),有些同学不但不怕反倒喜欢。

    议论文的根本准则:对一切公认的说法都要反思

    两岸间的政治议题,这是客观存在的,迟早要面对,希望双方共同努力,为今后共同破解政治难题不断创造条件,积累共识。

    我认为,人,不是人民币,无法让每个人满意。当然,人人都喜欢的“超人”型教师可能是有的,但至少我不是。在一些知识观点的表述上,我往往是本着心灵与良知的自由,表达对生命的敬畏与热爱。这些,我们的民族难道不需要吗?

    2. 利用网络环境,改进学习方式,提高学生合作学习能力

    教学的一言一行,都在不经意间影响着身边的孩子。一个孩子在不尊重人格平等的环境中成长,又怎能奢望他未来的生活中会遵循人格平等的理念。也正是因此,要建设人人尊重他人人格平等的社会,就更应该从娃娃抓起,从言传身教做起。

    一所大学,如果能把千百年来经过筛选砥砺而沉淀下来的文明常识、底线守住,就等于守住了大学的灵魂,有灵魂的大学自然让人肃然起敬,它的老师、它的学生自然引为“师范”。一所大学,如果连那些最起码的真善美常识也无法守住,连法律、人性、科学的底线都无法捍卫,即使它庞大到无以复加,也只是一具没有灵魂与血肉的躯壳,只能令人望而却步。

  近年来,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和日益普及,信息化浪潮推进到社会发展的各个领域,教育体制和模式也受到巨大冲击。信息化对教育带来了革命性影响,推动着教育不断创新发展。

    有研究者认为,扩招之后,高校的名额向城市,特别是向一些超级中学集中的趋势开始加剧,大概也就是这十年左右,现在的孩子跟以前的孩子相比确实是更容易上大学了,但是跟以前不一样的是现在上了大学可能一年找不到工作。现在如果不上最好的大学,那么可能就在本地找不到最好的工作,特别是如果没有家庭背景的话,那么这就使得很多农村的子,特别是家庭不太好的孩子,上大学的时候可能要举家借债,或者父母、兄弟姊妹出去打工,全家人养着一个、供着一个孩子上大学,上了大学之后反而因为找不到工作,孩子还要回到村庄里头,甚至还要跟他以前的高中同学一起再出去打工。这个对于他来讲,教育成本很高,没有收益,教育也没有成为一个向上社会流动渠道,反而变成了一个已经有的各个阶层这种结构一个再生产的过程,目前可以看到这样趋势,但是我希望不要变成现实,因为那样的话,就会带来非常非常多的社会问题。

    ——推进考试招生制度改革。规范高校自主选拔录取改革,逐步扩大改革试点范围;制订高校对贫困地区实施定向招生方案,探索完善定向录取等多元录取方式;深化硕士研究生改革,修订推免工作管理办法;推进博士研究生招生改革,进一步扩大高校和导师自主权,完善博士生联合培养机制。

    记者在内蒙古走访发现,有的小学成了工厂,还有的被开发成酒店。在内蒙古西部某县城的一所中学,崭新的教学楼空荡荡的,小操场成了集市,不远处“情人专场”的帐篷外,宣传图画上的女模穿着暴露。

    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基石。当前,缩小区域差距、城乡差距和校际之间的差距,仍是教育工作的重点和难点。“以择校热为例,现在有一种‘怪象’:学校效益好,好老师就多,学生质量就相对较高,各种政策扶持上也会倾斜,学校之间‘贫富’分化越来越严重。”李光成代表说。

    中小学生课业负担沉重,是不争的事实。有调查显示,我国小学生的书包重量平均3.5公斤,初中生书包平均重5.5公斤。有的学生的书包更沉重,还有学生用起了拉杆箱。这既增加了孩子的负担,也影响孩子的身体发育。在沉重课业负担的重压下,他们还有多少幸福与快乐可言?

    二是“调侃”心理。这一心理经常借助于游戏性的语言形式来实现。语言有游戏功能,传统的字谜以及回文诗等都是,而现代人借助新的媒体形式,在新的社会意识和心理的牵引、作用下,更是把语言的这一功能发挥到极致。然而,这里的调侃早已不仅仅是语言层面的文字游戏,而更多地表现为一种心理层面的无奈、排遣与宣泄。看一看、想一想“逗(豆)你玩”吧,人们对绿豆涨价的不满和无奈,竟然采用了这样一种表达方式!有人把无房、无车、无女朋友的“三无”男青年称为“低碳哥”,相应的也有“低碳姐/妺”,堪称现代版的黑色幽默。

    臣密言:臣以险衅(xìn),夙遭闵凶。生孩六月,慈父见背;行年四岁,舅夺母志。祖母刘悯臣孤弱,躬亲抚养。臣少多疾病,九岁不行,零丁孤苦,至于成立。既无伯叔,终鲜兄弟,门衰祚(zuò)薄,晚有儿息。外无期(jī)功强近之亲,内无应门五尺之僮,茕茕(qióng)孑立,形影相吊。而刘夙婴疾病,常在床蓐(rù),臣侍汤药,未曾废离。

    满堂灌的教育体系我这里也讲了,让学生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所以我觉得恐怕这几个是很重要的原因。我们课堂的模式,刚才袁教授专门讲了课堂教育模式我觉得的确是这样的。这么多年来我们改革很多很多,但是缺少最大的关注就是对课堂本身的关注。中国有几个教育家在研究课堂,研究课堂的效率,研究课堂里面的思维发展?很少很少。理论家很多,但是真正的沉下心来,真正的关注教室里面革命的很少。所以我们这几年来一直在推动教室的革命,我们去年专门评选了我们新教育十大教室,就是教室里面发生了什么变化了什么我觉得是最重要的。所以在这个基础上当然最大的问题就是对教育管得太死。

    今天我们说重点大学当中农村生源比例下降,其实讨论的是一个知识还能不能改变命运的问题。在节目开始之前,下午开始,我做了一个网上调查,我出的题目是,你还相信知识改变命运吗?这样一个题,这个当中,我一直在监控着比例的变化,其实出乎我的意料。一开始到现在,相信都是占到了大比例,当节目开始前,还是占到一半以上的比例,所以说大家对这一点还是充满了信心。怎么样让这个信心得到制度安排上的保障才是最关键的一个问题。

    结语:当我们分析高考真题时我们在谈些什么?

    阳光明媚,绿草如茵。3日上午9时,温家宝兴致勃勃地和首都青年代表一起来到中南海西花厅,参观周恩来总理生前办公和生活的地方。这些青年人都是第一次到中南海。温家宝领着他们走进西花厅幽静的院子,“周总理在这里住了27年”“这是周总理生前十分喜爱的海棠树”“这是周总理的办公桌”……温家宝当起了讲解员,院子里洋溢着融洽和谐的气氛。看到周总理生前工作的地方陈设简单朴素,大家纷纷表达敬佩之情。

    1、无论从今年全国各地的高考作文命题来看,还是安徽的高考作文命题来看,降低高考作文审题难度是大势所趋。我认为这是对高考作文命题考察本质的回归,因为高考作文本质在于考察学生运用语言表达思想情感的能力,而并非一味在审题上打转转,否则就是本末倒置了。

    有的人早就大学毕业了,但他的“做人”远未毕业,走上社会后总是不断被“教育”。有的人年龄不断在迈过18岁的门槛,但他的精神远没有成人,不得不经常承受风雨的磨砺。相形之下,还是在大学里全部学完为好,只有这样付出的代价也最小。当每一个毕业生,走上社会之时,都已学会了做人,懂得了平等尊重,养成了平民的人格、意识、情怀,我们的社会就会有更多的人去关注平民、尊重平民乃至为平民利益而奋斗。这样的人,必定成就其非凡的价值。

    专家观点

  各位领导、各位同仁:

    拒绝平庸,需要学习。因为,生命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过程,生命对于人只有一次,聪明的人会通过学习,找到捷径,让生命的乐章充斥灵动的音符、快乐的节奏。学习可以改变人的命运,学习可以让我们与崇高的人类精神对话,学习可以让我们脱离低级庸俗,学习可以让我们不再因为自己的过失而自责不已,学习可以让我们走得更远,学习可以让我们在漆黑的夜晚看到曙光,学习使我们知道自己的不足,向着更高的目标不断迈进……学习可以使我们不再平庸!

    谁都有追求安稳生活的朴素愿望,一毕业就有个好工作,一出校门就找个“高富帅”、“白富美”,很快就有车有房,年年都能晋级,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谁不向往?但人生在世,哪能事事尽如你意?人生在世,事事尽如你意又有何意义?也别“为赋新词强说愁”,把一切归咎于时代的不幸,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成长烦恼,谁都没有绝对的选择自由。

    四是深入实施高校招生“阳光工程”,确保公平公正。3月,教育部召开了深入推进阳光工程暨2011年普通高校招生工作会,认真学习胡锦涛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关于“要实施好高校招生‘阳光工程’”的讲话精神,总结2005年以来实施“阳光工程”经验,明确下一步努力方向和今年举措。目前,教育部“阳光高考”平台集中公示具有保送资格学生、试点高校自主选拔录取入选考生、高水平运动员、艺术特长生四类共计6.6万余人次。教育部要求各级教育部门和高等学校加强招生纪检监察工作,严肃查处各种徇私舞弊、弄虚作假案件。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当然很清楚“背诵”在当代中国教育体制中的作用和地位,但即便是如此,我也认为有必要追问一句:为什么一定要背诵呢?如果回答是,古人在学习这些经典的时候就是背诵的,那我愿意说,更多更大的原因倒可能是,在那个时候没有别的东西可以让人们去背诵和了解,比如没有科学知识,没有其他学说,更没有电脑游戏等等,所以“背诵”成了掌握知识的唯一手段。试想,在知识大爆炸的时代,你有多少精力可以把多如牛毛的知识背诵得过来?如果有人说,这样的经典都朗朗上口容易记诵,那我倒是愿意说,那让孩子们去阅读不行吗?如果孩子们喜欢,也许他们会背下来也未可知。再说了,谁说了只有背会了才算是掌握并运用了呢?如果有人说,这是教育问题,不能让孩子们忘记了国学,而应该让他们继承下去,对此说法,我能体味言说者的焦虑感,但我也认为,这实在是多虑了,如果它们真是国粹,退一万步说,即便是形式不存在了,那它们的精华也会在民族文化中有所体现,况且现在有电脑,好东西是不会消亡的。

    这几天很多大学陆续地开学了,我们来看我身后一张照片,我们看到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正到学校报到,他们是中国农业大学的新生。中国农业大学今年出现了一个变化引起社会的关注,在十年当中,今年第一次出现了农村生源低于30%的现象。那么,我们概念当中面向农村为主的这样一个农业大学尚且如此,那么其它的高校又怎样?去年2010年清华大学的新生当中,农村的孩子只占到了17%,而在这一年,在全国高考的考场上,农村的孩子占到62%,所以反差很大。同时更有数据显示,上世纪90年代开始,在中国重点大学当中,农村的生源是一直在呈一个下降的趋势,都说数据自然会说话,那这些数字究竟在向我们揭示着什么呢?

    《五种形象》

    闽 根据以下文字,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记叙文或议论文:袁隆平说,我的工作让我常晒太阳、呼吸新鲜的空气,这使我有了个好身体……我梦见我种的水稻长得像高梁那么高,穗子像扫把那么长,颗粒像花生米那么大,我和我的朋友,就坐在稻穗下乘凉。

    只考综合素质,不考文化课知识

    雷锋精神在当下应有新的诠释

Copyright ? 2009 陕西秦汉书画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