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电子图书馆 | 教学资源库 | 电视台网站 | 心灵主页 | 旧版链接 | 校讯通办公 | 校长信箱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劳伦斯斯特恩

2019年04月26日 14:57

    教育兴则国家兴

    要求选准角度,明确立意,自选文体,自拟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现在,有教育行政部门的官员站出来说要打破这个封闭的体系,建立体制外的监督机构,当然可喜可贺。而且这个建议,让现有的国家督导部门独立出来,也可以减少机构设置的重复,因此,具有较强的可行性。当然,仅仅走到这一步,实际上还不够,整个教育系统,应该处于民众的监督之下,具体说,是应该处于人大代表和媒体的监督之下,尤其是教育行政部门,更应该切实实行政务公开,让自己的资金流向,人事任免以及行政过程,变成可以检查的程序,公之于众,接受学生、学生家长和教师的检查质询。如此,才能建立整个教育系统的公信力。

  

    值得关注的是,2009年年底,上海交通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南京大学、清华大学5所著名高校首次联合启动了被称为“五校联考”的2010年自主选拔录取的新探索。

    可惜的是现在应试教育愈演愈烈,那样的学生今天几乎就看不到了。我常常想,我们的教育不只是为了学生的今天,更是为了学生的明天。谁如果不懂得这一点,他可能很难承担起教师的任务。

  编者按:为了纪念邓小平批示创办电大30周年和迎接电大30年校庆,《时讯》启动了“电大30年”系列宣传报道,围绕“启示”、“历程”、“故事”、“人物”、“轨迹”等关键词,力求从多层面立体化地反映电大30年的发展与探索。透过“电大30年?人物”这扇小小的窗口,我们将会看到电大30年来培养的优秀学生代表,以及电大教育战线上杰出的教学、科研、技术与管理人员等等曾为电大发展作出贡献的人物,他们的身上折射着电大文化,散发着电大精神。

    3.无私瞬间——俄罗斯队为对手指点迷津

    原河北省唐山市开滦三中是一所薄弱校,生源主要来自周边村庄的农村子弟、开滦矿工子弟及外地务工人员子女,后该市将其撤并,成立二十六中分校,与主校二十六中实行优质教育资源共享,给了矿工子弟、农民子弟相等的机会享受优质教育的机会。而地处河北省南段的邯郸市更是按照“以强并弱、资源整合、班子重组、交融发展”的原则,几年时间,引导优质学校兼并薄弱学校35所,使城市义务教育优质资源辐射。

    而谢小庆教授也曾在一篇名为《改革高校招生制度的可能性已经出现》的文章末尾,这样表述,“大学校长争得自主招生之日,就是应试教育寿终正寝之时。”

    四、2009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考试上海卷

    不动摇,一生不动摇,历尽沧桑绝不动摇。不是因为她是谁的夫人,而是因为她是一个不可动摇的人。

    在民办教育行业从业的十多年,我一直在思考:什么样的学校才是好学校?什么样的教育才是好教育?深感中国应试教育到了登峰造极、非改不可的地步,农村教育更是问题丛生。新中国成立60年了,但中国农村面貌改观甚微,城乡差别日益扩大,我认为除了其他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农村教育问题积重难返。回忆起高中和复读的生活,我经常会不寒而栗。其实,农村学生最需要的并不一定是考上大学,他们需要的是自信,是机会,是改变生存环境的斗志。建议制订规划纲要小组的专家多多了解农村实际,那些华而不实表面花哨的教育方式只能更加重农村孩子的痛苦。

    “你们听说过爱迪生7岁时救妈妈吗?”课间讨论时,他随意地跟美国同学提起这个话题。

    小农经济的价值观是什么?

    朱小蔓:我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做过七八年的大学副校长,深感现在大学的学风、教风、研究风气越来越值得忧虑。从本科生到博士生,那么多人都在为找工作忙得心慌意乱,不能静下心来读书做学问。一些教师受社会大风气的影响,也受评价体系的影响,急功近利。《高等教育哲学》的作者布鲁巴克这样描述过大学:大学就是教授和有理想的年轻人在一起创造性地遐想。我想,我们的国家和民族要在未来更有创造力,更有活力,我们的教育必须珍惜这种“创造性地遐想”。

    套话作文的遏制有啥法?由于中学作文教学中套话作文文风的流行,是由命题老师等多方共同作用的结果,所以要想高效遏制此风,就必须各方共同努力。对于命题老师来说,既要把“套不上”作为作文命题的一项基本原则,又要调整命题思路,引导考生关注现实生活,关注身边之事,抒写真情实感。对于阅卷老师来说,要利用好阅卷评分的指挥棒以准确引导中学作文教学,不应再一看到套话作文就打高分,而应大大鼓励那些关注社会现实、关心身边生活、叙写真我体验、抒发真我情思、表达真我认识的“我手写我口”型的作文。对于作文专家来说,也要准确引导中学作文教学,不要在讲学、著述等时只顾经济效益而向备考师生传递错误信号,不要到处随意乱讲“作文命题其实质都是不命题”、“命题的种子可以在‘东坡’土等任何土壤中成活发芽”(王大绩语)等歪理论。对于一线教师来说,要及时端正教风以正确引导考生,千万不要盲目跟风,不要胡乱传授什么考场秘籍。对于备考学生来说,要大胆抛弃“作文不就是套嘛”的作文观,要积极构建健康和谐的作文观,真真切切作文,坦坦荡荡做人。试想,如果各方都能朝着正确的方向努力,那么套话作文文风还会持续得久吗?

    在涉及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重大问题上,即使是中国很穷的时候,我们也是铮铮铁骨。

    上面是从蓝棣之文章的开场白中举出的例子。一千多字的开场白后,是正文。正文共有四大部分。下面再从第一部分举出几例。第一部分以这样一段开头:“穆旦在1937至1948年写的诗,从内容上看,大体上有两类。一类写现世的感情,写青春,写灵与肉的冲突;另一类写对社会人生的感受,社会中的个人命运和体验。两类诗比较,后一类诗在数量上稍多一些。”这里的分“类”,实在分得古怪。“现世的感情”为什么与“社会人生的感受”不能属于同一“类”呢?而“青春”和“灵与肉的冲突”,又为何要与“个人命运和体验”分属两“类”呢? 

    “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 缓缓流动的历史长河淘尽了千古人物,每一个伟岸的灵魂都流动着一种色彩,有的绚丽夺目,有的清淡自如,一样的让人须仰视才见。

    你知道什么叫“驴友”吗?如果不知道,你自然不懂得什么是“色友”。当“杯具”成为一个使用频率颇高的词语时,如果你认为它是盛饮料的,那你就太“out”了,自然你也不会知道“杯具”与“茶具”、“洗具”和“餐具”之间的区别……当今的中文词汇真的到了连语言学家也瞠目结舌的地步——以上带引号的流行语语义分别为“爱旅游的”、“爱摄影的”、“悲剧”、“落伍”、“差距”、“喜剧”和“惨剧”。

    当然,我们的国家历史也不是没有过困难的地方,从很多方面来讲,很多年以来,我们是通过斗争来促进这些原则或者是所有的人民能够享受到,为了缔造一个更完美的联合,我们也打过一个很痛苦的内战,把一部分我们被奴役的人口释放出来,经过一段时间才能使妇女有投票权,劳工有组织权,包括来自各地的移民能够全部被接受。即使他们被解放以后,非洲裔美国人也和美国人经过一些分开的、不平等的条件,经过一段时间才争取到全面的平等权利,所有这些是不容易的。但是我们对这些核心原则的信念我们取得的进展,在最黑暗的风暴当中是作为我们的指南针。   这是为什么林肯在内战期间站起来说过,任何一个国家以自由、以所有人类平等的原则能够长久的存在,也就是为什么金博士在林肯纪念馆的前台站起来,说我们国家要必须真正的实现我们的信念。也就是为什么来自中国或者肯尼亚的移民能够到我们的家,也是为什么一个不到50年前以前在某些地方连投票都遇到困难的人,现在就能够做到那个国家的总统。

    更严重的问题是这个要点:“工装的红色如共和国的旗帜,寄托了作者的爱国之情”。实在是主观臆断,凭空想象。摘引原文如下:

    卢志文:传统课堂中,教师和学生的角色是相对固定的,老师就是老师,学生就是学生;理想课堂中的教师,既是老师也是学生,理想课堂中的学生,则既是学生也是老师。他们的角色可以根据需要不断转换,从“官教兵”到“兵教兵”,再到“兵教官”,真正实现“教学相长”;传统课堂中,教师和教材是学生唯一的知识源;理想课堂中,知识源变得非常丰富,除教师和教材外,每一位同学也都成了其他同学的知识源;传统课堂中,教师依“教案”组织教学;理想课堂中,没有“教案”,只有“学案”,师生围绕“学案”共同探究问题。最好的“教案”就是“学案”;传统课堂中,教师抱着学生走,或者牵着学生走;理想课堂中,教师激发学生自己走,或者相互搀扶着一起走;传统课堂中,教师是“背桶人”,学生是“敞口杯”;理想课堂中,师生都是“挖井人”。传统课堂中,信息传递的方式,是“一对多”;理想课堂中,信息传递方式多元,既有“一对多”,也有“多对一”,更有“一对一”、“多对多”。

    评论家青蛙大发感慨:“兔子擅长的是奔跑!为什么只是针对弱点训练而不发展特长呢?”思想家仙鹤说:“生存需要的本领不止一种呀!兔子学不了游泳就学打洞,松鼠学不了游泳就学爬树嘛。”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新中国的成立开启了中华民族历史的新纪元,也开启了中国教育发展历史的新篇章。   

    现在在某些比较正式的文件中,在我头顶上也出现“国学大师”这一灿烂辉煌的光环。这并非无中生有,其中有一段历史渊源。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

    这还仅仅是在学习内容上的超越,在像是教育规模、高校扩招、毕业论文等方面更是其他各国无法媲美的。不过中国教育能够保证世界上的领先地位是因为特色,其他国家都没有这样的,只有我们才热衷这样的。教育在中国似乎只剩下了考试、升学率、本科率及教学评估,当他国正在加紧研究高新科技时,我方尚在积极组织学生进行熏黄刚出炉的毕业论文以迎接评估的准备工作。大学生写的论文发表了也让位给老师当第一作者,和抄袭者相比,这才是“大家风范”。

  

    中国语言学会副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她对于社会上的「汉字复繁」与「更加简化」两种思维都不认同。她表示,恢复繁体字的代价太大,十亿多人重学重写,不易通行。面对目前来势迅猛的信息革命,进一步实现汉字的规范化、标准化才是当务之急。王宁透露,目前教育部将对汉字的规范进行新的调整,新规范汉字表已经进入相应的行政程序,将很快公布。「主要的改进是针对简化字的一些问题,我对三种简化是不认同的。」王宁说,一是「同音替代」,比如干犯、干净、干部、主干,简体都是用同一个「干」字,这过于简单了,不利于理解。二是「符号替代」,像是简体「邓」字的「又」部,简体「灯」字的「丁」部, 「澄」字的「登」部,在繁体字中都是用「登」部,但简化之后,反而成了「又、丁、登」三个字,这就使简单问题复杂了,也不利于理解。三是「草书楷化」,一些简化字是用草书代替了正楷,草书与楷书之间很多是不协调的。「这些问题,要逐渐改正,这次的新规范汉字表作了一定的纠正,但还没有大规模地改。」王宁说。

    孝经讲的博爱其实并不博,是有差等的。首先爱自己的亲人,然后爱自己其他的亲戚,然后爱自己村子里的人,同姓的人,然后再一步一步扩展开了。根据血缘关系来爱人,其实还是私爱。每个人的私爱主观上都是要优先于爱他人,但是现实中一个人的亲与他人的亲又有一个客观的先后问题,这就需要一个超越各家之上的大家长,父母官,这样一种大家长的权威就带有一种效忠的含义,服从这些权威,这时便从孝上开始为忠了,这是中国特有的一种文化现象,孝的意义在这里就提升到了政教的层次。

    当得知中国的小学课本上讲的这个故事,“What(什么)!”这些美国人纷纷瞪大了眼睛,发出夸张的惊叹词。

    晶报:现在“国学”是一个很流行的词汇,“国学热”、“国学班”、“国学研究院”等等,凡是“中国的一切过去的历史文化”都称作国学,像胡适先生所说。那么“国学”究竟是什么呢?

  昨日从广东高考评卷场了解到,高考各科已基本完成评卷,目前正陆续开展登分等后续工作。语文科评卷组组长、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柯汉琳透露,今年共有17篇满分作文(广东省今年的高考作文题是:谈“常识”),比去年少了1篇。近期将选出10篇优秀作文向社会公布。

    “现在有关青少年的新名词太多了。”潘贵玉说,有些青少年宁愿做“啃老族”也不愿自食其力,甚至谈恋爱都要父母代劳;有些女青年宁肯当“二奶”,也不嫁穷人;“富二代”觉得自己就是贵族,可他们就是缺少精神;还有“农二代”,他们的农民工父母的敢于拼搏、奋斗的精神在他们身上也越来越少。

    我们有理由相信,目前对于名著考查的卑怯将会渐渐消失,我们期待着名著考查的深度与广度,期待着与名著的深厚价值相对应的考查形式闪亮登场。现在,试卷中所表现出来的探索气息,也使我们有理由相信,在未来的高考阅读考查中名著考查具有相当大的空间。

    祕 mì

    既然是一门科学,就应该有自己的教育理念、教育方法。这些年,我们比较强调这些东西,有很大的突破, 《语文课程标准》大概就体现了这样一个突破。但是我现在还要讲一点,就是要有自己学科的知识体系,这些年我们好像有点回避谈知识。问题不在于过去知识讲多了,而在于我们过去知识本身有问题。比如说语法,我们就把语法家的语法原封不动地搬到中学语文教育上来,这样的知识本身就有问题。另外就是知识本身它所处的位置,怎么讲知识,知识能不能代替一切,一味地讲知识体系本身的完整性、系统性,变成知识为中心,而严重忽视学生语文能力的训练与提高,人文精神的熏陶等等,这些问题在理解与实践上出了问题。但不是说不应该有知识,因为我们的教育对象是还处在学习阶段的学生,对他们的阅读能力、写作能力的训练,就需要有一定的知识作为支撑。问题是要有什么样的知识——这就有一个知识更新的问题,以及怎样讲知识——这里有一个如何将有关学科的知识转化为适合中学语文教育特点的知识,建立本学科的知识体系的问题。

    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颁布,掀起了普及义务教育的新热潮。到上世纪90年代,我国的基础教育在困境中腾飞,着重改善办学条件,在普及初等教育基础上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实现了义务教育发展的第一次跳跃。

    难易适中、区分度高

  在人民教育出版社新版的语文教材中,鲁迅的作品明显减少。鲁迅的作品过时了吗?一时间,陪伴几代人成长的鲁迅作品,竟在校园里面临尴尬的境地,是去是留,争议不断。昨天,记者致电人民教育出版社求证此事时,他们表示,新近并没有大幅削减鲁迅在中学课本中分量的计划,只是几年前在修订新课标教材时对选录篇目有所调整。

    ④倡导联想想象。

    今天我们认识到,个体生命因灾难而完结,不仅是个体和家庭的悲剧,同样也是国家或社会的悲剧。我们再不能任由那些哭到无形的逝者的亲人“或余悲”,而“他人亦已歌”了。尤其是在发生特别重大的灾难时,他人的生命和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相连,和整个国家的命运相连,只有调动国家和民众的所有力量,才能挥去灾难的阴影。

  

  新中国成立60年来,在以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和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的高度重视、亲切关怀下,教育事业成为全社会共同关心的事业,教师日益成为最受人尊敬的职业。

    奈莉?萨克斯是德国女作家。生于柏林一个犹太家庭。父亲是工业家和业余钢琴家,萨克斯是独生女。她的幼年教育是在优越的家庭中完成的,主要是习舞、学音乐并练习写作。17岁开始写些带有神话色彩的木偶剧。1921年发表处女作《传说与故事》,1933年以后,在纳粹排犹的恐怖中煎熬7年之久,后得到瑞典女作家拉格洛夫的帮助,流亡瑞典后加入瑞典国籍,定居于斯德哥尔摩。主要作品有诗集《在死亡的寓所》(1947年)、《星晨晦暗》(1949年)、(度日如年》(1956年)、《无人再知晓》(1957年)、《逃亡与蜕变》(1959年,获德国工业聪明文化奖)、《无尘世界的旅行》(1961年,获德国多特蒙得文学奖)、《死亡的依旧庆祝生命》(1961年)、《晚期诗作》(1965年,获德国出版界和平奖)、《探索者》(1966年)和《分开吧,黑夜》(1971年)等。

    陈小川:她默默地站在一位时代伟人背后,用坚定的信仰和深深的爱,支撑着伟人度过劫波,支持着伟人创造新时代。在近30年中国崛起的历史记录中,应该有她重重的笔墨。

    2、“太上皇”住长乐宫里无故旧,无乡邻之情,落落寡欢。于是刘邦命匠人吴宽照丰邑绘图,在陕西栎阳县再造“新丰”。新丰与丰邑别无二致,以致“鸡鸭皆识家门”。刘邦将丰邑故旧全迁来陪太公,并世代免除徭役赋税,直至太公欢悦为止。此乃“孝行”之又一也。

    随着我国向创新型国家的逐步迈进,许多高校越来越重视创新教育,中小学生创新能力的培养也日益受到关注。但在创新教育正逐步形成社会大气候的时候,有种现象值得关注,那就是,在一些科研单位和学校,创新教育已成为少数科技人才或优秀学生才能享受的奢侈品。

Copyright ? 2009 陕西秦汉书画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