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电子图书馆 | 教学资源库 | 电视台网站 | 心灵主页 | 旧版链接 | 校讯通办公 | 校长信箱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关于端午节的手抄报

2019年04月02日 23:06

    如今,大城市的考生面临的问题,不是能不能考上大学,而是能不能考上名校;大学的困境不是招生规模够不够大,而是一些学校招不满学生。而农村考生进入名校比例降低,高考舞弊事件的发生,还有一度增多的弃考以及就业压力下新一轮的“读书无用论”,都让社会以越来越挑剔的眼光审视高考。

    王旭明认为,上语文课时配乐,课堂上让学生无节制地活动,也属于假语文,“我们需要的是安静读书”。

    郭永超:

    答案显然是后者。这就是中国社会和美国社会的差别,这些差别表现在子女的学校选择、专业选择、职业选择、工作选择和婚姻对象选择上。

    往好了说,义务教育是教会他们能从农村进城打工,能看懂招工启事,能养活自己、娶妻生子。但是,养活自己以后该怎么办,该怎么做人,怎么思考,教育在这方面教的不多。往不好了说,义务教育是把“人”当成国家强盛的工具来培养,识字之后能看懂简单的宣传标语,能进出“精神洗浴房”,只要能“做牛做马也爱国”、能“为政府出力”就好,至于究竟什么是“人”,“人”的尊严是什么,怎么对待“生命”,这个问题,教得不多。

    二是构建合理的评价体系。作为考试与评价的依据,我国现行语文课程标准虽然专设“评价建议”,但并没有形成系统、清晰的评价体系。在此,可以国际语文教育评价体系为借鉴,如美国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阅读素养评价体系和“6+1 Trait(要素)”作文教学评价体系。2013年发布的《教育部关于推进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的意见》,构建的虽然是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指标体系,但对语文教育评价体系的构建不无启示。

    今年的“爷爷奶奶”特别多

    不选择名校,说明他们从没有将自己的见义勇为当做谋取功名的工具,他们有自己独特理性的人生追求,而这更难能可贵。见义勇为属于道德范畴,上名校属于学业范畴。名校对具有如此高尚品格学生破例破格值得充分肯定,因为夺刀少年用生命给社会递交了一份满意答卷,大学网开一面特事特办体现了大学可贵的社会担当责任。而夺刀少年根据自己的学业水平决定拒绝名校好意更令人肃然起敬。他们坚持量体裁衣,充分权衡利弊,最终选择放弃名校而选择本土的大学,说明夺刀少年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十分清醒的头脑,从没有躺在功劳薄上沾沾自喜,更没有想到利用这次偶然行为谋取任何功利。一个人当名利顺风顺水而至时,能够如此理性对待名利,不想为了虚荣去混一张文凭,而是抛弃名利,舍弃荣耀光环,勇敢走自己的的人生之路,面对他们人生如此选择,谁不感动,谁不佩服?

    “诚者,物之始终,不诚无物。”“知者不惑,勇者不惧。”张澜、吴玉章等先贤,当初筚路蓝缕创办经营这所学校时,他们首先想到的一定是办学的目标,那就是培养“卓越”人才。然而卓越人才最基本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呢?怎样才能造就卓越人才呢?他们一定也想到了诸如勤奋、求实、博学、创新之类的。但他们想过去想过来,反复思考权衡,在众多的素质中,他们选择了“诚勇”。他们认为不“弘扬诚勇”,无以“追求卓越”。

    这些年,高考改革在全国渐次推开。包括2014年就公布试点方案的浙江与上海,截至目前,已有天津、北京、青海、江苏、海南、西藏、宁夏、广西、广东、甘肃、黑龙江、辽宁、贵州、河北、山东、湖南、贵州、江西等在内的20个省份陆续出台高考改革方案,启动高考综合改革的时间集中于2014年到2019年。

    所谓接地气,一是高考题目一定要结合中学教学现状,与中学教学接轨;二是高考题目一定要结合现实,跟社会生活紧密联系起来。作为一线中学教师,笔者常教高中毕业班,对全国卷和分省卷都比较熟悉,感觉它们都存在这方面的不足。

    放任这种无底线的逐利行为,长此以往,岂可得了?如果学生眼中都是“捷径”而非“大道”、学校看重的都是“物业”而非“学业”、老师示范的都是“诱惑”而非“不惑”,教育“立德树人”的根本就会走样,只讲物质和功利的“单向度的人”就会越来越多。

    “绿色语文”的核心是以人为本,在语文教育的过程中,对学生进行听、说、读、写能力的培养,其实质是使人的智力和潜能得到全面发展,人的精神素质和人生境界全面提高,为学生打下“终身发展的底子”和“精神的底子”,最终促进学生精神的健康成长、个性的健全发展。

    具体到广东,2004年是语文、数学、外语实行自主命题,2005年才实现所有科目全部自主命题。

    是出了问题。有五根绳索捆绑着我们的孩子。

    事件回顾:11月,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完善城乡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的通知》,全面部署统筹城乡义务教育资源均衡配置。《通知》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按照“完善机制、城乡一体;加大投入、突出重点;创新管理、推进改革;分步实施、有序推进”的原则,整合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和城市义务教育奖补政策,建立城乡统一、重在农村的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一是从2017年春季学期开始,统一城乡义务教育“两免一补”政策。二是从2016年春季学期开始,统一城乡义务教育学校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三是巩固完善农村地区义务教育学校校舍安全保障长效机制。四是巩固落实城乡义务教育教师工资政策。

    从事教育这么多年,我接触许多学生和学生家长,近年来我发现一些家长的名校情结和教育公平的追求越来越严重。

    对于此番高考命题重回“大一统”时代,支持者认为,使用全国卷的省区市越多,越能缩小地域性的差别,是推动高考公平的重要一步。

    据了解,这场规模浩大的考试,主要发起人是学生家长。半月谈记者试图多方联系几位组织者,但都被婉拒。一些学生家长向记者透露,参与策划联考的家长有20来位,他们的孩子大多就读于武汉一些知名小学,即将面临小升初。

    “凡出言,信为先,诈与妄,奚可焉。”三年级语文老师田文开在课堂上将《弟子规》中的这一句名言写在黑板上,并向学生做细致讲解。田文开说:“这个月,我们学习国学的主题是核心价值观中的‘诚信’,人无信不立,从小树立诚信观念非常重要。”

    值得欣喜的是,大学教育已逐步从精英教育演变为大众教育,随之而来的是,职业导向教育向知识导向教育的转变。大学不再是精英的选拔场、职位的敲门砖,而变为丰富涵养的知识场、启迪灵感的智慧场。这也就是为什么通识教育越来越受高校和学生欢迎的原因。当大学褪去了功利的外衣,社会也一定会孕育一场去功利化的进步运动。

    我认为只要实施得公平公正,这一政策无论对于个人还是社会、国家,都是有利的。

    第四,随着时代的发展,不能再用一个世纪以前的偏才、怪才标准去培养今天的学生。事实上,如果没有良好的学习能力和研究潜力,偏才、怪才即使能够进入大学,也很难完成正常的学习,更谈不上毕业后实现创新。相反,如果真正破除“唯分数论”的羁绊,学生们可以凭着自己的兴趣去主动学习,未来的偏才、怪才就可能不断脱颖而出。

  9月1日是全国各地中小学开学的日子,本来应充满开学的喜悦,却接连出现悲剧事件。

    南科大第二任校长陈十一的名字对很多人而言,相对陌生,因为有朱清时校长珠玉在前。其实,2010年,时任北大工学院院长的陈十一,就参加了南科大召开的一次学术顾问咨询会议;任职北大副校长时,他还兼任该校深圳研究生院院长。陈十一是“海归”、中科院院士,曾入选首批“千人计划”,除了参与创建北大工学院,他还曾与北大同事就该校本科招生问题向时任校长周其凤联名“上书”,建议学校打破“唯高考(课程)分数论”的羁绊,尝试采用“高考成绩与本校专家面试相结合”。

    1、颁奖辞:清水即将漫过家园,最后一次,把红旗放在墙上摩平,你带领乡亲们启程。车轮移动的瞬间,心间隐痛。不敢回望,怕牵动一路哭声。五十年间,两度背井离乡。我们的老支书,一生放不下的,不只是白发高堂。

    往常的中考中,总有一些题是只有少部分人能做出来的。比如难度系数在0.2以下的题目。

    突破“一考定终身”:不分文理科,英语“一年两考”

  现代人对中国历史文化研究深入的人太少,近来“国学”风行,又被很多人穿凿附会成民族复兴和东西文化之争,成为迎合政治时流之论,大有成为“民族自恋癖”的趋势,而其实,中国文化中的传统榜样一脉,并未真正传承。

    我们是否曾向孩子说过这样的话:“孩子只要把分数搞上去,别的你什么都不用管”。我们想培养一个有责任感的孩子,可当你说这句话的时候,责任的教育已经彻底的丢掉了。

    作为一项牵涉千家万户切身利益的重大改革,在方案制定过程中广泛征求社会公众意见,汲取人民群众的智慧,本身无可厚非,甚至十分必要。这体现了政府在政策制定和决策过程中的发展和进步:信息公开,程序民主。然而,就高考改革方案本身而言,在正式方案内容尚未公开征求意见之前,应当统一信息发布渠道和程序,以避免所谓的“个人观点”通过非正式途径被“不断误读”为官方信息,从而引发社会公众不必要的猜测和疑虑,进而对改革方案的制定造成冲击。

    在我们国家,学术研究投入之主要方向往往是由一个个课题所决定的,课题所在乃是投入所向,一般来说,大课题则有大投入,小课题则有小投入,无课题则往往无投入。这就使课题成为科研资源最重要的配置方式,也成为决定学术研究领域、侧重、范围的“指挥棒”。而课题分配权则掌握在公权力部门手里,这就无形中使得公权力具有了规制科研方向、界定科研范围之能力。学术研究本是一项自由事业,无论是社会科学还是自然科学,“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为学术研究的基本伦理已成为共识。而权力的规制与界定钳制了在学术研究中研究方法、研究思路以及研究成果的独立与自由,使学术研究成为丧失灵魂的“官学”,沦为公权力的附庸。更有甚者,在社会科学研究某些领域,研究之禁区俯拾皆是,研究之结果早已框定,研究之方法缺乏新意,如此研究,如何能产生优秀的研究成果?

    尽快改革和完善中小学教师专业技术职务制度。我国的中小学教师工资制度与中小学教师专业技术职务挂钩,许多教师由于职称评审政策的变动和高级教师岗位结构的限制,即使退休时也无评审和聘任高级教师的机会。因此,中小学教师工资制度有必要与中小学教师专业技术职务制度脱钩。同时,还应当完善中小学教师专业技术职务制度。一是恢复中小学教师专业技术职务评聘分开制度,二是教师专业技术职务岗位按照学校办学规模实行总量和结构控制制度,三是专业技术职务实行岗位津贴制。

    7月5日,涿鹿县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一是全面停止“三疑三探”模式教学改革。二是县委成立专门工作组深入到学校、教师、学生、家长之中进行调查研究,对当前存在的问题给予研究解决。

    女儿呢,在父母的潜意识中,希望女儿能成为女强人的好像并不多。女孩子的父母都更平和,希望女儿能优雅高贵,家庭幸福,夫妻和睦,当然最好要能嫁个好夫婿。所以,女儿的生活需要富养,这样才能应对未来的幸福生活。为了让女儿未来能有辨别能力,从众人中分辨出什么样的人能配合自己的高贵优雅,不因为从小感受到物资的困窘,而对物资产出强大的渴求,从而为了得到什么轻易献出自己的一生,一定要从小就开始训练她对美好事物的适应性。所以,女儿要富养。

  又是一年开学日,又一个生活学习新阶段的开始。然而,对于部分学生来说,花季生命却早早陨落在刚刚过去的暑假里,再也无法迎接新的学期。整个暑期,关于学生安全事故的新闻屡见报端,那些逝去的孩子以生命为代价再次敲响了未成年人的安全警钟。

    4.2003年11月8日

    社会公平与否,决定了一个社会是否会形成“板结”状态。以高考来论,在1977年恢复高考以后相当一段时间,农村学子曾经占了清华、北大等知名高校的主流;然而近年来伴随着素质教育的推广以及高考地方保护主义的盛行,农村学子的比例却越来越小。有调查数据显示,清华大学2010级学生中农村生源占总人数的17%,北京大学只有10%。这说明,农村学子考上知名大学的难度越来越大,相应的是农村学子向上流动的渠道越来越窄。

    [袁贵仁]:

    尽管科举制度已随着封建政权的消亡而消亡,但“读书改变命运”的观念并未消失,而且继续影响着人们的生活。高考制度恢复后的近二十年,只要凭优秀的考试成绩进入高等学校,国家便承担学习和生活的全部费用,毕业包分配,从此获得一只“铁饭碗”。高考制度激发了无数学生通过刻苦学习改变命运的愿望,同时激发了无数家长通过孩子读书改变家庭命运的愿望。

    据了解,这场规模浩大的考试,主要发起人是学生家长。半月谈记者试图多方联系几位组织者,但都被婉拒。一些学生家长向记者透露,参与策划联考的家长有20来位,他们的孩子大多就读于武汉一些知名小学,即将面临小升初。

    新一轮高考(课程)改革中,普通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与减少高考统考科目、建立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组成破冰“一考定终身”和“唯分数论”的组合拳。而各方最关注的焦点,集中在综合素质评价这个软标准是否能成为真正的硬杠杠。专家指出,必须进一步加强评价的科学性、可比性,同时建立完善的公示、监督机制,使软标准做到可信、可用,进而促进高中教学和育人理念的全面改革。

    我曾去过一个县级市的剧场,那里的音响设备可以为世界一流的交响乐团使用。但是,这只是一个县级市,世界一流的交响乐团何年何月才会到这里演出呢?满足人民群众文化需求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好大喜功、不切实际的文化建设只会增加百姓的负担。在这座剧场的附近,还建有巨大的博物馆、图书馆与运动场,这些建筑物合在一起,被当地政府命名为“文化广场”。我向那里的居民打听,一年到头,来“文化广场”参加活动的人并不多,很多设施基本上都处于闲置状态。

    2014年全国两会召开前,扎根农村教育一线的教师廖小利,借助博客平台“晒”出了5份“提案”,想请代表委员带上两会。

    另一组数据是,近14年来,湖北省高考状元产地统计中,28个文理科状元,其中武汉8个,襄阳7个,荆州4个,黄冈仅1个。

    两种方式综合评估学业水平

    我省作为全国教育信息化改革首个获批试点省份,今年将实现新增教学点数字教育资源全覆盖。实现70%的乡镇以下学校10M以上宽带接入,80%的教学班实现“班班通”。在高等教育领域,重点支持华师牵头组建湖北教师教育网络联盟,探索联盟内高校学生跨校网上选择课和学分互认。今年,各省属高校至少要开发一门优质在线课程并面向省内高校开放共享。

    据媒体2014年11月报道,有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7月,占本科数量14.3%的“211”“985高校”拿走了全国七成政府科研经费,其中,2009年至2013年间,“985”拿走1394.94亿元,占总经费52.7%;“211”拿走510.66亿元,占总经费的19.3%,其他高校仅占28%。而且2011年3月7日,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列席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教育界别联组会时表示,“985”、“211”已经关上大门,不会再有新的学校加入这个行列。这也就意味着其他学校将无法享受和“985”“211”高校同样的资金支持。

    敢洗牌,也要会洗牌。必须想方设法设计出好的机制,尽可能降低改革的阻力。

    学而时习之

Copyright ? 2009 陕西秦汉书画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