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电子图书馆 | 教学资源库 | 电视台网站 | 心灵主页 | 旧版链接 | 校讯通办公 | 校长信箱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好书伴我成长作文节选

2019年04月07日 12:46

    “时间”究竟指什么,它既可以指历史,也可以指生命,也可以指时光……确定了“时间”的内涵也就确定了作文的立意。

    法国高考也有作文一项,但不是普通的写作,而可以说是一篇哲学小论文,从历年作文题目上就可见一斑。2012年法国高考作文的题目包括“感知是否可来自自我训练?”“对于活体的科学认知是否可行?”“请评述萨特《伦理学笔记》中的一段文字。”“艺术是否改变我们的现实意识?”“演示是不是确认现实的唯一手段?”“评论叔本华《意志与表象的世界》中的一段文字。”

    《中国教育报》2002年9月作了《一个教育函数式的解读——河北省衡水中学探秘》系列报道,开篇便是:衡中现象:一个教育的神话。此后,“教育的神话”又连续上演了四年。

    1983年

    为进一步深化教育体制改革,根据《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以下简称《教育规划纲要》)的部署,决定在部分地区和学校开展国家教育体制改革试点。经国务院同意,现将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总结30多年改革开放的经验,在今后的改革中,我们将更加注重顶层设计、更加注重系统配套、更加注重以人为本,为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提供强大动力。

    ⑵小组成员相互检查作业完成情况

  说起语文,从小学到高中的学生,马上会想到的,是作文和阅读。这也是中、高考语文试卷中分值最高的两大部分。为了能将作文和阅读学好,很多家长从孩子小学就送他们进课外作文班和阅读班,这种补课甚至持续到高中。但一拨拨的孩子步入社会后发现,补了这么多年,还有很多人连最基本的工作总结写起来都发愁。十几年的语文学习中,我们在学什么?我们又应该学什么?

  “为了高考4个A能加5分,浪费了学生多少精力,建议高考制度改革,取消A加分制度。”昨天省政协教育联组会议上政协委员建议。而省人大代表、南师附中副校长周久璘也对见A加分提出质疑。昨天,副省长曹卫星透露,教育部门已经着手下一轮高考制度改革,不过请放心,3年内方案不会有大的变动。

    有沙漠干渴的大陆架

    洛克在《教育漫话》中要求“教师自己便应当有良好的修养,随人、随时、随地,都有适当的举止和礼貌”。而大教育家马卡连柯则在《儿童教育讲座》中对教师的“身教”作用阐述得更为明白到位:“不要以为只有你们在和孩子谈话的时候,或教导孩子、吩咐孩子的时候,才执行了教育孩子的工作。其实在你们生活的每一瞬间,都在教养着他们,甚至当你们不在他们身边的时候。你们穿什么样的衣服,怎样跟别人谈话,怎样谈论其他的人……所有这些,对孩子们都有着很大的意义。你们思想上的一切转变,无形之中都能影响到孩子,不过你们没有注意到罢了。”

    一位大学教授表示,家庭相对富裕的城市孩子,能够上较好的大学,获得更大教育回报,而家庭贫寒的农村孩子,则只能上一般大学,获得较低的教育回报。“这种现象伤害的不仅是学生,更是农村家庭的教育希望。”

    教育是社会公平的调节器。公平与效率之间,是需要教育行政部门反复平衡与拿捏的。黄冈中学的毕业生在北大清华也很著名,被称作“出身草根,天资聪颖,又刻苦勤奋”,他们的综合素质也在高等教育中锤炼养成。这些能拼的“草根”,难道不更令人尊敬?

    等到嘉平四年司马宣王死后,中书令一职空缺,大将军征询朝臣意见:“合适补任的人为谁?”有人指向李丰。李丰虽然知道这不是公开的选拔,但自己认为与朝廷联姻,想到攀附皇上,因此伏地谢恩,没有推辞,于是上奏朝廷任用了他。李丰担任中书令两年,皇帝近来常常单独召见他与他交谈,不知他们说什么。景王知道他们在议论自己,邀请李丰,李丰不把实情告诉他,于是景王杀了李丰。这件事被隐秘了。

    海峡浅浅,明月弯弯。一封家书,一张船票,一生的想念。相隔倍觉离乱苦,近乡更知故土甜。少小离家,如今你回来了,双手颤抖,你捧着的不是老兵的遗骨,一坛又一坛,都是满满的乡愁。

    3、铁凝、莫言的行为可以引出立意“感谢挑错”。

    尽管专家学者力陈“奥数挂帅”的诸多危害,尽管教育部门明令禁止奥数班,可是,奥数班依然门庭若市,奥数热依然温度不减。奥数的生命力为何如此顽强?最近,北京一所著名中学的校长为奥数叫屈:“奥数不是反革命”,换句话说,奥数被批是一桩“冤案”。

    实际上,塑造这些学生心理的直接因素,首先存在于现实社会中。巨大的物质反差对这些学生心理形成的冲击,在求学的十几年中不断积淀,到进入大学时几乎定型。这种心理还存在于学校教育中。个体之间的教育背景、家庭背景存在巨大差异,他们的学习成绩不过是这些长期激烈的外在反差在个体心理上形成的结果。不理解这一点,就无法有针对性地对学生的心理进行辅导,也就无法真正理解这些孩子的苦衷,更意识不到对这些学生进行心理再塑造过程的艰巨性。当前,一些高校所采取的教育措施,显然有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之嫌。没有触及情感和灵魂的根本,当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些学生的心理问题。

  被誉为“中国人的年度精神史诗”的《感动中国》已经走过十年。第十一届《感动中国年度人物评选颁奖典礼》将于今晚播出,感动中国2012年度人物正实揭晓。

    当学生的学习动机从“求知欲”变成“考大学、考一本、考重点”,当我们的教育方式仍然是没完没了的“题海战术”和毫无休止的“加班加点”,考生们的群体撕书便不会消失。只有当我们的教育以开发学生心智,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出发,让学生真正体会到求知和创造的乐趣,书本才会真正成为学生一辈子的朋友,撕书发泄的怪现象才能真正消失。

    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

    说来惭愧,我也曾被学生“弹劾”过。我曾在一所县中担任两个毕业班的语文教学,兼做班主任,同时担任学校文学社的指导老师。某学期初,当校方宣布我为理科班班主任后,由一位小个子的女班长发起,同学们给校长写了封联名信,不希望我担任班主任,理由是我既教两个毕业班,又要带文学社,忙不过来,只希望我教他们语文。校方接受了学生的建议,撤了我的班主任。为此,我写了篇《我被学生炒了鱿鱼》的小文章,表达了对学生选择的尊重,同时阐述了对学生权利的看法。文章发表后,被校长看到,拿到教工大会上宣读,表扬了我的“大度”。

    这种跨越式发展,虽然对推进中国教育事业起到了一定作用,却也产生了一些问题,教育质量出现“泡沫化”。一些学校盲目圈地造城,不惜债台高筑;一些高校行政化现象较重,官本位思想当道。而不断曝出的名师评选作假、教育评估造假、学术剽窃风波不断,乃至查处的高校经济贪腐现象,令人痛心。高等学术殿堂本是全社会的道德高地,人们尤其难以容忍飘荡出的每一缕乌烟瘴气。

    “开放式教学”让学生感受到学习的快乐,但无形中对老师提出更高要求。

    学生:是不是一种更想把发挥自己的感悟的东西(就叫做“软东西”吧)要融入进去?

    2.三篇阅读,15道题(30分)

    从审题点上来说,材料提出主干来对考生来说并非困难,文章沿着“权威人物”——“被发现错误”——“诚恳接受错误”——“影响他人”的思维流程,这样我们就容易抽取在题目中的相应信息,在整个的思维流中,作家是一个维度而纠错人又是一个维度,也就是说,从作家角度来看强调了“改变自我寻求人生价值高度”“虚心接受错误实现自我”这两个大层次,而在纠错人的角度来说“寻求真理”与“不迷信权威”也是可以突破的内容,在内容中包含这些的属于完美审题。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副院长熊丙奇[微博]表示,“原则上应于2012年年底前出台”政策语言留有一定空间,“原则上”出台,就是说,到了这个时间点不出台也可以,这在政策上都是说得过去的。

    这84万人中,除了一部分学生因为成绩太差、家庭贫困自动放弃外,还有一部分因自觉考不上好大学而放弃,另有一部分学生则在高中毕业后选择出国留学或去港澳地区上学。数据显示,84万名弃考高中生中,有21.1%的学生选择了留学。

    一句话:这则材料作文,应该围绕“为什么要有梦想”来立意最好。当然,如果兼而顾之,即“既要反思现实,又要树立理想”也不是不可以。

    羊城晚报:既然谈“心灵教育”,你的课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为什么说这一点至关重要呢?因为我们看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这些年来成就巨大,但是在成就巨大的背后也看到了未来发展过程中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和问题。我们的经济是发展了,但是环境、资源瓶颈制约越来越大。如何让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的发展伴随的是生态良好,就像总书记所讲的天更蓝、水更清、山更绿。要靠什么?要靠生态文明建设。要把生态文明的这种观念贯穿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的全过程和始终,体现在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里面。我们要实现绿色发展、低碳发展、循环发展。这就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体布局更加丰满、更加立体,而且更加有利于在未来发展过程中的抗风险性。

    前几天,陕西省西安市一所小学让“后进生”佩戴“绿领巾”,紧随其后,包头市一所中学给成绩好的学习穿上了带有商业赞助色彩的“红校服”,结果都招致网友和公众的一致批评,学校最终也被迫把“绿领巾”和“红校服”取消了事。现在,山东省枣庄市的这所初中也不甘寂寞,而且在选择颜色的种类上“更进一步”,不但有红有绿,还有了黄,从单一的颜色发展到了五颜六色。

    有关“标准”答案一说对于一线的语文教师的确是个挥之不去的阴影。尤其是在高三的语文教学中,这时学生对题目的关注点可以说全部放在了自己答案的“对”与“错”以及可以得到几分上。而面对一些题目的答案,作为语文教师的我们常常也是无可奈何,很难给学生以一个“正确”解答。非常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2008年上海语文高考试卷中现代文阅读第二篇《灯笼红》中的一道题目是这样问的:家乡的女人把丈夫叫“汉子”,曾祖母却这样叫“我”,这是因为 。参考答案是曾祖母热切盼望“我”成长为顶天立地的汉子。“必须答出‘热切盼望’或者意思相近的说法”。而在考试结束后,就有学生提出,《灯笼红》的作者是牛汉,原名史成汉,“汉子”的称呼难道就不是祖母依据其名字对他的昵称?这个问题的提出,显示出学生广泛的阅读面,但显然,这样的回答是难以与我们的标准答案相契合。诸如此类的问题在一线教学中可以说是不胜枚举。

  

    2010年公布的教育规划纲要中提出:搭建终身学习“立交桥”,提供多次选择机会,健全宽进严出的学习制度,办好开放大学。但愿纲要中勾画出中国高等教育未来的美好蓝图,能够尽早实现,让高考这座“独木桥”真正变成“立交桥”。

    第三小题正确答案是B。语句之病在偷换主语。“既要传承它,更要创新和发展它”的主语应该是“我们”而不是“文化”。

    7、氓 《诗经》

    王大绩:但是很多网民关注的可不是这个角度,他关注的是那不合时宜的笑和关注那块表,到底哪个角度是好的、是准的呢?好像这个笑和那个表对它的关注引发了对反腐倡廉工作的推动,更有社会意义。正因为题目非常宽阔,几乎等于没出题一样,所以阅卷中就要加以限制,因为我们是一个大规模的考试和大规模的快速阅卷,是成百上千人参加的,要快速完成的,所以必须得限定某些角度是可以的、某些角度是不行的,但是存在着这种不合理。

    记者还与杨元在河南打工的父亲取得联系。他告诉记者,他仅有初中文化,妻子身体不好,十多年前他就外出打工,支撑家庭。杨元的成绩一直很优异,几乎没让他操过心,去年考上清华大学,让他和全家人都十分欣慰。

    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副司长王定华称,目前有种社会现象,就是把办班与招生联系起来,举办所谓的“占坑班”,甚至有些学校明里或者暗里与“占坑班”的举办人进行联系,作为选择生源的一个途径,这种现象是不允许的,而且是目前需要着力整顿的。

    据成都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的中小学生非常累、非常苦,我们将搜集影响中小学生心理的各种量标,制定中小学生幸福指数评价体系,减少中小学生的厌学情绪。”

    (一)

    程伊敏告诉笔者,这个假期还是挺有收获的。虽然老爸老妈的工作较忙碌,但老妈特意请了几天年休假带我去了厦门、江西的三清山玩,让我非常开心。

    我曾主持编写过《阅读,让城市更美丽》,这本书介绍了包括苏州市在内的很多国内外城市建设书香城市的经验。“阅读,让苏州更美丽”,这是苏州阅读节的主题词。每年的9月28日,也就是孔子的诞辰日那天,就是苏州的阅读节。我也呼吁设立“国家阅读节”,呼吁领导干部率先垂范,少一点烟酒味,多一些书卷气。

    两个凡是:嗅觉敏锐的人注意到,报告中出现了“两个凡是”的新表述:“凡是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决策都要充分听取群众意见,凡是损害群众利益的做法都要坚决纠正和防止。”在新世纪第二个10年的当下,中央明确提出“两个凡是”,显然有很强的针对性。倘若各级领导干部在实践中能认真切实做到“两个凡是”,可以避免多少群体事件,可以少走多少弯路!

    ?主张超越人种、国家、宗教等所有的差别,承认人人平等的人格,互相尊重,互相扶助,以谋人类全体之安宁幸福为理想的主义

    至于对韩寒是否存在代笔的行为,个人认为既然公众韩寒与个体韩寒有别,不妨也区别对待。

    开学在即,市教师学研究会、上海唐君远教育基金会昨天特意请来了25位沪郊农村优秀语文教师。大家在畅谈了许多改革语文教学的新思路、新点子和新成果后,也十分感叹语文难教、难学的现实。

    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而天地曾(zēng)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zàng)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Copyright ? 2009 陕西秦汉书画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