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电子图书馆 | 教学资源库 | 电视台网站 | 心灵主页 | 旧版链接 | 校讯通办公 | 校长信箱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对另一个自己说

2019年04月16日 13:28

    京华时报:最后,对于马上要踏上工作岗位的第一批免费师范生,您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

    最近,十动然拒(十分感动然后拒绝)、喜大普奔(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细思恐极(仔细想想,觉得恐怖至极)、人艰不拆(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了)等词语走红网络,热议不断。包括本报在内不少媒体做了相关报道。这些网络成语为何会出现?干扰了汉语的纯洁性吗?对语言的冲击到底有多大?对此,本刊特邀请专家从正反两方面作深入分析。

    “雷锋精神的现代传承很有必要。”面对记者的提问,王同学和同伴异口同声并果断地说道。在她们的印象里,雷锋精神主要是“助人为乐”。虽然这已是陈词滥调,但“现在真正能做到的人却不多”。

    叶圣陶先生在1942年发表的《认识国文教学》中说:“旧式教育可以养成记诵很广博的‘活书橱’,可以养成学舌很巧妙的‘人型鹦鹉’,可以养成或大或小的官吏以及靠教读为生的‘儒学生员’;可是不能养成善于运用国文这一种工具来应付生活的普通公民。”

    这几天一直比较纠结,因为几位家长的“上访”,我被告到校长那里。对一个“资深”教师来说,这无疑是一个严重事件。虽然我可以理解各方所持立场,但面对时仍有许多困惑。不久前开家长会,会后,有一位家长和我交流,说了一些赞扬和鼓励的话,说现在像我这样的教师真是太少了,不仅教书,还要做孩子的心灵导师,真不容易,甚至说到“崇拜”一类的话,这种话我已经听多了。我曾告诉学生,不要崇拜任何人,也不要让人家崇拜你自己,人人生而平等,每个人都是不可多得的无价之宝,这是现代意识。听到学生家长又在说“崇拜”一类的话,我立马插话:“不要崇拜,我和孩子是朋友。”我告诉家长,其实我一直在教育我自己,这不是谦虚,而是一种自我的需要。

  2013年全国新课标Ⅱ卷作文题(贵州 甘肃 青海 西藏 云南 河北 黑龙江 海南)为: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还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教育不是孤立的,它关系到方方面面。教育正在成为一块大蛋糕,越来越多的人已经盯上它。如果一个家庭四成以上的消费支出都用在教育消费特别是孩子教育培训上,哪里还有闲钱去“扩大内需”?许多中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因受不起高价培训还没有到“起跑线”就被淘汰了。这也有失公平。

    23、“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谈谈你对此的看法。

    钱永刚接受采访时对我们说:“父亲曾经多次谈到,一个具有创新品格的人,他的形象思维能力与逻辑思维能力要达到一种平衡,不可能一个逻辑思维很强而形象思维很差的人具有创新能力。父亲从小在这两种思维能力上有很好的训练与积累,他28岁做出的第一篇高水平的博士生论文,就是他这两种思维能力多年训练和积累而转化成的一种质的飞跃。”

    法国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尽管,媒体披露的重点大学中农村生源减少的事实让人感到失望和难过,但依然有很多事例表明,教育仍是人们改变命运的最重要途径,其中就有职业教育的功劳。它确实能让你的生活更美好。

    9、故立志者,为学之心也;为学者,立志之事也。

    羊城晚报:你理想中的语文教育,是什么样的? 叶开: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潘文国在2007年5月份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过:一百年来中国的语文教育有个重大的误区,就是把母语当作外语来教。我非常认同这个观点。母语教育跟外语教学不一样,因为母语需有环境浸润,不需要特别去辨别太多的语法、规范,而是需要通过让学生进行大量的阅读来朋友语感,修养人物,涵育修辞,从对日常生活的观察中、感悟中,培养出真正的感受力,思考力。中国有些语言学家过于拘泥在希望语言学家的理论中,食而不化,用来套中国的语言和文字,总以为语言可以抽象出来,独立分析的。但言语和语言自然是不一样的,语素也需要特殊地加以分析,这些是题外话了。把母语当外语教,是个重大误区。标准答案制约了小孩的想象力,应试教育则把所有学生的个性泯灭,而制造出人千人一面的诡秘教育景观。说老实话,在中国大陆目前这种教育体制下,教师和家长很难摆脱其束缚,更是无力抗争。 教育的问题涉及方方面面,千头万绪,一言难尽。我之所以专门说教材,是因为有具体的素材可以具体分析。很多人都说到,中国教育的最根本问题在于我们的非人性化的教育思想。我们的教育仍然不是人性化的教育,刚刚在去年修订的教育规划大纲仍然是“育人为本”,而不是“以人为本”,一字之差,一国之误。中国要成为一个具有核心文化竞争力的强国,教育的进步是重中之重,是国家文化建设大布局中的重装备行业。你看不见,你不太注意,但重装备行业才是一个国家制造业的核心竞争力。教育则是核心文化竞争力。西方的教育强国,例如英国、美国,每年都从发展中国家赚取了大量的教育费。中国的留学生人数每年都以两位数的惊人幅度在狂增,而且越来越低龄化。这样的现状,不是涂脂抹粉,歌功颂德就能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 我心目中的语文教材,其实也包括其他的文科教材,如历史教科书、政治教科书等,只是起到一个旅游观光手册的作用,老师则是讲解员。游客不能只看完观光手册扔掉就跑去购物,就认为自己都去玩过了,真正有所得的旅游,是去实地走路、参观、感悟。一部优秀的教材,在选入全世界范围内的优秀作品的同时,最重要的是把古今中外的灿烂文明分门别类有条理第介绍给学生,培养起他们自主阅读的兴趣,教会他们自己独立思考,自己寻找作品自己阅读的能力。学生的学习不能停留在教材上,教师的教学更是要目光长宜放眼量,以教材为引导,带领学生进入广阔的知识海洋。

    今年5月,胡锦涛总书记给北京大学第十二届研究生支教团成员回信,鼓励青年学生要“向实践学习、向人民群众学习”,这为当代青年特别是青年学生的健康成长进一步指明了方向。以健康成长、建功立业为己任的广大青年学生,唯有沿着“向实践学习、向人民群众学习”的正确路径,才能更好地成长为堪当国家建设重任的栋梁之材。

    在上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一直协助钱学森进行系统控制研究的于景元研究员,对此有深刻感受。他告诉我们,钱老专门为这个研究办了一个类似他当年在加州理工学院那种风格的“系统学讨论班”,一周一次,内容不仅有理工,还涉猎生物学、哲学、信息学等多个领域。每一次讨论,都会邀请各领域的专家,大家各抒己见,自由争辩。整整6年,每一次讨论钱学森都参加,直到他病卧在床。系统控制的研究就是在这样跨学科、大思维、多碰撞中进行的。

    其实我很担心衡中的未来,因为它已经没有什么新的东西可做了,它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从前的基础上再不断地加压,可能学生不能反抗些什么,因为已经进来了。但是老师的流动会非常大,许多年轻的老师就会觉得自己的人生好像看到头了一样,他们所做的事就是不断地重复。我看到那些师弟师妹的状态,觉得他们的许多看法我都不能理解,他们觉得这个世界非黑即白。我觉得教育应该是一种“化”的过程,它需要教会你许多准则,也需要教给你不单一的价值判断,但是衡中没有做到这一点。

    (2)“基础”论

    10月中旬,陕西省西安市未央区第一实验小学为部分学生发放“绿领巾”,要求这些调皮、学习不好的学生佩戴。“老师说‘绿领巾’是要我们像苗苗一样健康成长。”该校一年级二班学生王妍洁(化名)说:“因为我表现还不好,等我表现好的时候老师就会给我红领巾了。”

    “减负”真的成了中国教育一道“无解”的难题吗?其实不然!虽然说“减轻学生课业负担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政府、学校、家庭、社会必须共同努力”,但关键在于明确:谁是破解这道难题的责任主体。

    “现在的生活根本不是我们想要的,这种变味的教育,我们学了有什么用?就是考上大学又能如何?”

    多认少写-天天练字-多读好书-创意表达

    试题的文字打磨虽然欠功夫(如多处“他”字的赘余),但是,陈述的内容却是丰富的,涉及到了白手起家富翁的财富观、高兴接受捐助的现代文明的普世观点、过渡时期的偿还而不亏欠别人的观点,以及传统的廉者不食嗟来之食的观点。在这样的材料面前,还可以站在全社会的角度来思考,我们的社会救助体制的发展问题,社会文明的导向问题,社会成员在扶危济困上的认知问题。

    这是一篇耐人寻味的好材料、好文题。

    今年诺贝尔医学奖两位得主可谓难兄难弟。认识山中伸弥的知名人士桥本隆则10月8日发表凤凰博客:《失败的学生获得诺贝尔奖—日本学者山中伸弥》,向我们近距离介绍了山中伸弥的“失败”成长史。英国《每日电讯报》8日爆料称,格登15岁时,生物学的成绩在同年级的250名学生中排名垫底,其他自然科学类学科的成绩也都处于下游,被老师称为“笨得完全不应该学习自然科学”。(10月9日解放牛网)

    但是,所有的都要真诚。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打倒我,唯一能够打倒我的,就是真诚。

    郁郁的甄妃是否已在洛河的柔抚中荡尽了忧伤,凌波御舟,款款而来。曹植叹曰:“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她成了洛神,享受着幽波的静谧,远离浮华的清闲。偶与故人相见一番,就让他写出了名篇《洛神赋》,以至于“揽騑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也令多少人记住了这风华绝代、不染尘埃的洛水之神。

    文学奖与人们的阅读,艺术奖与人们的观看,人文和社会科学奖与人们的精神现实,相距遥远,有时可能反其道而行。评奖动机与标准,对作品的遴选,公众的阅读,可能对应着双向的否定机制。一个方向的否定,是评选对精神创造和精神现实的无视;与之相应的,是精神创造和精神现实对评选的无视。一个方向的否定,是评选体系的自我娱乐否定了公众与精神创造者的价值;与之相应的,是公众和精神创造者把评选体系变成了取乐的对象。

    邹伦海说,“三好学生”的评比只针对1%到5%的学生,大部分学生不能入选。我们不能全盘否定“三好学生”评比的激励作用,但它却与当前发展学生个性、教育人性化等教育理念背道而驰。

    记者:前几届鲁奖评选,有人谈到了文学创作对本土资源与传统文化的回归,这是当前文学创作的一种趋势吗?

    (二)招生学校组织单独考试的考试科目不得少于三门,语文、数学、外语为必考科目。考核标准不得低于高级中等教育毕业考试的要求。

    校外活动:参加什么社会团体?任什么职务?搞过什么活动?取得什么成就……

    拒绝平庸2

    以下几个题目仅供参考:

    家长虽然这么做,但同时也感到茫然,茫然的背后就是怀疑,这样整行吗?功利性的补作文,补阅读,并不一定能够真的提高语文水平,或者说最好的目标也不过是仅仅提高了语文的卷面成绩。提高了语文考试成绩不等于提高了语文水平。现在的很多学生,不要说中学生,就是大学毕业了分配到工作单位,连个工作报告都写不清楚,这大有人在。

    4月,全国五百多名记者、国内数十家媒体,联合中国社会福利教育基金会在微博上发起“免费午餐”。活动发起5个多月后,募集善款1690余万元,为77所学校的孩子烹制午餐。 “民间行为与国家政策形成良性互动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关键,不仅仅公益事业受益,整个社会风气都会得到改善。”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说。

    “听话”,这个家长的口头禅,本来是想让孩子学习大人为人处世的方式,却不知不觉成了评判“是不是好孩子”的标准。于是乎,克制自己的兴趣,听家长的话,听老师的话,成了许多“好孩子”的选择。“听话”之中,孩子的发现力、创造力、探索精神……也都十分“听话”地远离了孩子。

    有关专家则认为,应该重视“90后”们偏激言行背后合理的教育诉求,认真反思、检讨现行教育中亚健康、不健康乃至病态的东西,积极进行改进,而不是居高临下地对待他们的困惑和质疑。

    关于“思”,在语文教什么中,笔者已经说过,语文教学就是以“思”为核心的“听、说、读、写、思”的教学。怎样体现“思”的核心呢?笔者认为作为语文教师要做到以下几点:

    3、沟通交流很必要。

    常识缺失是极其可怕的。并不否认,社会包罗万象,但糜烂不是社会的全部。这个社会有着不思进取的“富二代”,也有着积极可为的“保安哥”;有着没有风骨只有媚骨、没有人性只有奴性的人,也有“明媚的女子”、“丰盈的男子”。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失去对理想的追求,失去对道德的坚守。如果一个社会真的没有人相信常识,没有人坚守常识,那这个社会也真的成了“失败社会”。

    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

    3.基础性——针对高中语文必修模块命题,落实三维课程目标,重点考查学生的语文基础知识、基本技能,在语文实践中运用语文的能力以及初步的语文鉴赏能力和探究能力。

    陪儿子走过高考季,虽然感受了诸多遗憾,也时时感觉着力有不逮之无奈。但孩子的成长过程也像人生一样,遗憾之余常常峰回路转、给人意外之喜。

    开展“我是中国公民”主题活动,讨论群众举报和舆论监督对维护司法公正和社会秩序的作用。

    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

    “我的初中同学,成绩和我不相上下,中考成绩只和我差8分,当时留在县里读高中,今年高考也考到北京,但是一所211学校。”付英娇说。同样,刘邦娇的初中同学,在县城读高中的只有个别几人考上了大学。

    今年暑期我去拜访我的邻居、清华老教授何兆武先生。何先生早年在西南联大读本科,在清华读研究生,读过土木、历史、中文、外文4个系,后来到清华的历史系任教,今年已91岁高龄。几年前,他的《上学记》一书深受学生喜爱。我向他请教,何谓清华风格?老先生回答说,就是三个会通:中西会通、古今会通、文理会通。

    从文化层面考虑,改期有其必要性。而从教师享受节日的方面衡量,改到9月28日,能与国庆节衔接起来,相比9月10日开学不久后的忙碌,这个时间可以更好更方便地休假。当然,从目前看,改期讨论之中,无论是学者的呼吁,还是休假的考虑,来自教师群体的声音还不多。现在正是征求意见阶段,节期改不改,改在哪一天,不妨多听听老师们的意见建议,多体现他们的参与,毕竟,这是属于全国教师的节日。

Copyright ? 2009 陕西秦汉书画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