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电子图书馆 | 教学资源库 | 电视台网站 | 心灵主页 | 旧版链接 | 校讯通办公 | 校长信箱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近代史读后感

2019年04月17日 15:31

    强制性与标准化的后果就是一切都是为了学习,一切个性都要让位于共性,创造力被扼杀。少年强则中国强,试问,一个没有“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的“合格人才”如何担任起振兴中华的伟大任务呢?不鼓励发展学生个性,又怎能使民族树立在世界民族之林呢?

    只有一点期望:改革的时候,也学习一下美国私立名校“政治正确”的做法,为那些农村偏远地区的学生保留一定的名额,让这个社会依然存在“知识改变命运”的希望,保留一条向上升的通道。

    名著是文学星空中最为耀眼夺目的星辰,它丰富、耐读、经典,具有思想和语言等多重魅力,决定了名著作为一种语言宝藏对于人类社会巨大的影响力。语文学科选择名著作为资源进行学习是自然的,关键是如何学习,如何考查。学习与考查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对名著解读的深浅。

    ——胡适方法。读书的方法,有两个条件:叫一精,二博。一精。从前有“读书三到”的读书法,实在是很好的;不过觉得“三到”有点不够,应该有“四到”,是眼到、口到、心到、手到。眼到,是个个字都要认得。书是集字而成的,要是不能认清,就无所谓读书,也不必求学。口到,前人所谓口到,是把一篇能烂熟地背出来。现在虽然没有人提倡背书,但我们如果遇到诗歌以及有精彩的文章,总要背下来。心到,是要懂得每一句每一字的意思。手到:标点分段、查参考书、做札记。二博,就是什么书都读。所谓“开卷有益”。为什么要博呢?第一,博是为参考。比如我们要读《诗经》,最好先去看一看北大的《歌谣周刊》,便觉《诗经》容易懂。倘先去研究一点社会学、文字学、音韵学、考古学等等以后,去看《诗经》,就比前更懂得多了。倘若研究一点文字学、校勘学、伦理学、心理学、数学、光学以后去看墨子,就能全明白了。大家知道,达尔文研究生物演进的状态的时候,费了三十多年光阴,积了许多材料,但是总想不出一个简单的答案来。偶然读那马尔萨斯的《人口论》,便大悟起来了,了解了那生物演化的原则。所以我们应该多读书,无论什么书都要读,往往一本极平常的书中,埋伏着一个很大的暗示。书读得多,则参考资料多,看一本书,就有许多暗示从书外来。第二,博是为做人。像旗杆似的孤零零地只有一技之艺的人固然不好,但是什么都能说、然而什么都说不精的人也不好,仿佛是一张纸,看去虽大,其实没有什么实质。我们理想中的读书人是又精又博,像金字塔那样,又大、又高、又尖。为学当如埃及塔,要既能博大又能高尖。

    毫无疑问,近30年诞生的作文教学流派,各家都有其深刻的一面,但是也都有其片面的一面。这种片面可能为深刻创造了某种条件,但是也留下了“盲人摸象”的弊端。换言之,无论哪一种流派,都只能解决作文教学中某一方面的问题。时代呼唤集大成的作文教学流派。

    我们现在有多少家长在做着揠苗助长的事呢?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之切总不能把个活生生的学生逼得厌学吧。如果让在座的都去研究哥德巴赫猜想我想非得逼出几个疯子来不可。适合的就是最好的。适合的就是有区别的。我们既要通过我们的工作去开发构建学生的智慧情趣,使之在德智体美诸方面全面发展。我们又要承认学生在智商情商上是有差异的,不要弄到龙凤不成毁了一个孩子,适合的就能得其所哉。

    招学生还是招学校?

    最欣喜

  不敢从心所欲

    几年前某省一道语言表达题或许给了我们“品味时尚”的另一个解读角度。如果我们在“品味时尚”时能够做出这样“时尚”的“品味”,那么,相信在今年江苏高考作文中你或许能引领时尚。

    有学生接受采访时说,杨锐此前曾策划过光棍T恤,并掘到第一桶金,他们怀疑论文也是杨的一场炒作。对此说法,杨锐并不否认。“但凡与出名和出风头有关的,都可称之为炒作。”他说,如果良性炒作能让相关单位看到问题并解决问题,不是一件坏事。

    新课改是一个新的东西吗?也是也不是。说它是新的东西,那是从制度层面上来说的;说它不是新的东西,那是从思想理念层面上来说的。发现人,解放人,关注人,至少不是二十一世纪才提出来的新的概念。二百四十多年前法国思想家也是教育家的卢梭在他的《爱弥尔》中说:把孩子当孩子。卢梭的这句话一针见血的指出了中国现代教育的弊端,我们的教育是把孩子当孩子吗?不是。我们教育孩子,表面上看,是为了孩子未来,实则是为我们自己。家长们要求孩子学习的那个狠劲让人害怕,恨不得让孩子一下子把所有的东西都学全。你看双休日,最忙的是谁?是中国的孩子。他们背着比自己长的琴,行色匆匆地走着;他们背着大大的画夹,被大人们车载手拖。不问孩子是否喜欢音乐,不问孩子是否喜欢舞蹈,不问孩子是否喜欢英语,不问孩子是否喜欢奥数,反正我不能让孩子输在起点上。孩子拿着试卷出来,大人们马上询问考了多少分,只要不满意,轻则挨骂,重则挨打,也不问什么场合,只为自己解气,哪管孩子有没有尊严。前不久在《中国教育报》上看到一则消息,说北京的家长为了孩子将来能升入目标学校,双休日带着孩子“占位子”。我开始不知道何为“占位子”,一看才知道,原来为了孩子将来能上他们心目中的重点中学,就得按目标学校的要求上各种辅导班,考各种证,为此把双休日排得满满的,坐公共汽车,打的,一个班上完,赶另一个班,有时午饭只能吃盒饭,边走边吃。看看孩子们苍白的脸,架着眼镜的脸,你就知道中国的孩子有多辛苦了,试问大人们能受得了吗?当大人们这样做的时候,你有问过孩子们,大人们都是用自己的意志来替代孩子的意愿,没有把孩子当孩子。

    校园血案,又是校园血案!4月29日上午9时40分,江苏泰兴市泰兴镇中心幼儿园发生恶性伤人事件,一名男子持刀冲入幼儿园,砍伤32人,包括29名幼儿、2名教师、1名保安,其中5人伤势较重,有生命危险。就在前一天,福建南平凶杀案罪犯郑民生刚被执行死刑,随后就发生了广东雷州小学砍人事件。面对频发的校园惨案,我们又该如何保障孩子们的安全?

    王:语文教学的目标最终落实在语言表达上,为学生的语言和精神的协同发展而教。语文是审美的,因为它是学生的精神家园;语文是功利的,因为它是学生的立身公器,有一天他们能出口成章,落笔成文;语文也是科学的,因为它是学生的思维之剑,一种思想需要用一种方式精确地表达。而好的语文课,更应该让学生诗意地栖居在课堂上。

    为此,我在这里昭告天下:请从我头顶上把“学界(术)泰斗”的桂冠摘下来。

    不过,他也发现,《陈毅年谱》中1963年2月下旬出现了空白。那么,即便陈毅探母真的发生在了这一时段,那至少也是在他60多岁的时候,而并非“五十多岁”。

    于是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中国式英语,人们不禁要问:在因错误而生的幽默背后,中国式英语的前路又将会延伸到何方?

    完善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入学制度,保障每一个随迁子女接受免费义务教育,在公办学校就读率达90%以上。

    我们一直把春运当做一种客运交通的非常时期,并认为这是中国社会发展到现阶段千千万万农民进城打工带来的特殊的交通狂潮,春运的任务只是想方设法完成这种举世罕见的客运重负。可是,如果换一双文化的眼睛,就会发现,春运真正所做的是把千千万万在外工作的人千里迢迢送回他们各自的家乡,去完成中国人数千年来的人间梦想:团圆。

  前段时间,偶然看到一篇探讨“雷同”一词的文章,里边引用了《礼记?曲礼》中的句子——“毋剿说,毋雷同。”说这是针对席间有长者在场时的礼仪规定,要求晚辈要正容恭听长者说话,不要像个跟屁虫一样随声附和,否则就是不尊敬。然而,看到今年全国I卷的高考作文题后,凸现脑海中的竟是2006年全国II卷的高考作文题。不敢说雷同,现列出来一同看一下。

    作为个案,不管是罗彩霞案还是王俊亮案,总有完结的时候,但是这些个案产生的恶劣社会影响还会蔓延,在一定意义上说,个案的曝光有利于社会的进步,但前提是完善机制加强监督,少一些窝案多一些公平。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第1名、文学第2名

    今天,与中国国防和军队发展同步,后备力量建设迈入了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由直接参战型向支援保障型转变的新阶段。2009年1月公布的中国国防白皮书说,“十一五”期间,全国基干民兵规模将由1000万人减少到800万人。中国坚持和发展人民战争的战略思想,实行精干的常备军和强大的后备力量相结合,寓军于民、军民结合,依靠人民建设国防、建设军队,不断增强国家国防实力,筑起坚不可摧的钢铁长城。

    更让李强所困惑的是,对教育,社会各界总是各说各话,但作为教育直接相关人的学生,却是在持续不断的讨论中缺席,只能默默接受着各种试验和结果。

    “仅有知识要解开生命的本质可能是远远不够的,人类现在对这个问题是更清晰了还是更为糊涂了呢?”贝时璋的一生,就是用生命探索生命奥秘的一生。因为他,中国生命科学从上世纪初就开始了从宏观到微观的生命现象研究,不仅迈出了探索空间生命的第一步,而且开始寻求细胞、分子乃至纳米层面的生命构成理论。

    郝劲松,著名维权律师。参与多个重大新闻事件诉讼,是南平校园惨案的受害学生家长的维权律师。他认为——对校园血案,首先要注重防范,学校应配备专业的保安队伍,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威慑的作用,对坏人形成心理威慑,让他不敢去了,看到警察降低犯罪欲望。学校的门卫没有起到自己应有的作用,你为什么没有拦截住陌生人?另外就是你学校的防范不力,学校本身就是不安全的。另外还应该积极实施校园安全立法。如我们现在要对汽车制定的“危险驾驶罪”,防患于未然。

    高永伟也表示,这个附录绝对不是为了让大家来学习并且倡导使用网络用语,而是在网络交流中一旦出现这样的表达,可以有工具查阅,帮助交流。

    南方周末:领导可以带来很多其他的,包括课题,有的人当上大学校长后,评院士也容易了。

    何家向媒体透露香港大学已经向何川洋伸出橄榄枝,表示港大不受内地规则限制,愿意录取他。应该说这是一个兼顾了规则、公平和情感的不错安排。一方面规则的尊严得到了捍卫,另一方面何川洋获得体制外的机会,高考状元求学之路并没有因为取消录取资格而被堵死。港大不受内地制度限制有自主招录自由,舆论应乐见其成,给他这个相对公平的选择机会。内地向某群体加分、偏斜的政策本就隐藏着不公的制度性原罪,也许港大这种体制外因素的存在,是消弭这种原罪的一个途径。我们不能为制度的刚性而一刀切地舍弃太多的东西。

    李庆平:目前,新课程的实施为因材施教提供了保障,课程多样化为学生的个性化选择提供了机会,走班制使个性选择变成现实。从我校选课走班的实践来看,不同层次、不同爱好的学生都能依据自身实际作出合理选择,激发了各类学生的潜能,使学生各项素质得到了全面发展。

    中国教育学会会长朱永新在谈到“人文”时说:“所谓‘人’,就是要关心人,第一是关心人现实的生存状态;第二是关心人未来的发展空间;所谓‘文’就是文化和文明;第一是关心人类的文化和文明怎么延续;第二是关心人类的文化和文明怎么发展。”如果说“科学”重点在如何去做事,那么“人文”重点就在如何去做人;“科学” 如果提供的是“器”,“人文”提供的就是“道”。

    思索了一下,黄玉峰说:“人人都知道难,但我认为,越是难,越应该在破解难题方面有所作为。 ”

   绩效工资是指通过对员工的工作业绩、工作态度、工作技能等方面的综合考核评估,确立员工的绩效工资增长幅度,以科学的绩效考核制度为基础。

    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子孙视之不甚惜,举以予人,如弃草芥。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然则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故不战而强弱胜负已判矣。至于颠覆,理固宜然。古人云:“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此言得之。

    不过,他也发现,《陈毅年谱》中1963年2月下旬出现了空白。那么,即便陈毅探母真的发生在了这一时段,那至少也是在他60多岁的时候,而并非“五十多岁”。

    按照汉文化,子女随父姓,父族同姓者为“亲”,天南地北、素昧平生的同姓者可互攀“宗亲”,其意为“同祖同宗”也。母族为外姓,母族者类称为“戚”。故《史记》有“外戚列传”,盖指皇后一族。所谓“亲戚”是以父母为中心定位的。

    比如义务教育阶段最后一个重要考试是会考,到底以什么标准衡量?在他看来应该按照课程标准,学完了就算达标了,不应有什么优劣之分,但现在会考和中考挂购,必须分个优良差,出题目就有难度系数了,等级就出现了。

    “低碳”――这个原本有些陌生与拗口的词,2009年开始走进公众生活,“我为全球减斤碳”的行动得到积极响应,“低碳生活”有望成为新的时尚流行全球。

    教育名言

    调查显示,三校生(中专、职校、技校)、普通高中的学生自我认同度远远低于重点高中、示范性高中的学生,其中,三校生甚至一度被家长和老师认为是没有前途的“代名词”,于是一些人破罐破摔,成为问题少年。

    例如,要把一桶水“提”上楼。如果这桶水在一楼,我们不能只在五楼上伸出手,只是高喊要把这桶水“提高”到五层楼上来。这是看样子在“提高”,实际提不高。

    再如,现在语文教学中,语法知识越讲越深,语法训练越搞越难。这里有这样几个问题值得注意。

    “从高考加分政策的初衷看,对体育、艺术、学科特长生以及综合表现优秀的学生给予一定加分,是为了修正高招录取凭卷面分数的单一标准,在一定程度上促进素质教育。对少数民族和边远地区考生的加分,则体现了教育的公平。”周洪宇说,“但在实践中,加分政策逐渐异化,同时滋生了腐败。”

    孙:我还是要补充一下你的意见。当前语文教学改革,有脱离文本的倾向,不但脱离文本,而且脱离“人本”。当然这种倾向,好多不是由我们第一线老师搞出来的,是由外来的行政力量强加的,甚至由行政官员搞出来的。实际上我们在一起交谈的时候,有些教育管理方面的官员,把学生在课堂上发言什么的,对话要到多少次,作为评估的标准,这是太可恶了,太不能忍受了,这简直有教育专制主义的嫌疑。

    4、独生子女的“唯一性”,更抬升家长的寄望,增加对“漩涡”的投入。

    作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是当天座谈会的主持人。一直致力研究大众文化的他认为,“通过《少年张冲六章》这个故事,我们对人的生命,对生命本身有了更深的感悟。”他指出,每一个刚刚脱离“张冲”式躁动不安的年轻人,都能在其中看到自己的影子,这部小说不仅在北大有意义,在中国有意义,在全世界都是一个尚未解决的话题。

    “教育是有规律的”

    解说:

    父亲曾经形容草原的清香,让他在天涯海角也总不能相忘,母亲总爱描摹那大河浩荡。

    在30个受阅装备方队中,唯一涂着城市迷彩的是武警装甲车方队,这也是武警装甲车方队首次在国庆阅兵中亮相。

Copyright ? 2009 陕西秦汉书画院 All Rights Reserved.